天目一命

生在乌鲁克,死于阿瓦隆。

杂食,爬墙如风。(因为yys而来的请不要抱有期待,不会再发任何yys相关。

心态不好。

倘若你真的爱我,请你远离我。倘若你真信任我,请你支持我。倘若此刻有谁在世上哭,在哭我,请你不要怜悯我。我也许不够那么聪明,我愚钝,且无知,可我依然想要以笨拙的口吻,去复述千秋万代的心。倘若你,此刻正注视我,请你勿要嘲笑我。我正学习怎样卑微地与世界相处,怎样纯白如孩婴。

2017-04-21

他们都说我疯了,都逼迫我承认我错了。他们要求我变得开朗、与人交谈、变得外向。他们认为我活得太妨碍他人,是个累赘。他们说,你最好自我毁灭。

2017-04-21

当人们谈论起朋友我会想到什么

我们都痼疾缠身,都举足无措。我认识你,不是因为常理,而是我们都一样自我封闭,都一样不够洒脱。我不愿把你当工具,我愿意把我多余的爱奉献给你,愿意和你谈起生死荣枯、人理局限、自我伤亡。我不想让你一直陪伴我,我只是想让你永远支持我。

2017-04-21

我大概不会说话了,开口只会招人嫌。我惶恐卑微,卑微惶恐,我凭什么去要求对等与理解?我接收太多信息了,大脑对我提出罢工,而我只是想要交谈而已,要足够真正、真心、真诚。然而我做过的坏事那么多,不是个善人,也别想指望善始善终。我伤害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也伤害了我。

2017-04-19

【梅罗】Si je te promets

摸鱼,这坑我大概不填了,就这样发了吧。
CP梅林×罗曼,以及其他一点夹带私货。

在2016那个末尾的晚上,罗玛尼正瘫在床上摆弄手机。房间里暖气开得足,他在床上翻来滚去,散了头发,发尾乱糟糟地散开来,小股地搅在一起。摆弄过后他又觉得无味,于是想起几天前下的单机游戏,坐起来打开了电脑。

客厅外,他的室友不止在狂欢,而且还带了朋友狂欢,隔着门他都能听到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豪迈的笑声(他暗自庆幸了一下这伙人好歹良心没有扯上唐泰斯那家伙)。他把打游戏的bgm换成了林肯并且戴上了耳机,对门外的行为见怪不怪。

梅林破门而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罗曼正拿着手柄带着耳机打到兴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粉

2017-04-19
1 / 5

© 天目一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