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ear's Eve

爬墙如风,杂食似猪,社障社恐

出没不定,更新随缘

【忘羡】夜雨寄北

短短短小小小,瞎摸鱼,证明自己入过这坑
有我流ooc改动

他抖抖眼皮,微微挣扎着从那缱绻又晦涩不明的梦里醒来,轻轻一动额头上便传来那么徐缓的热意。魏无羡小心抬起视线,顺着散落前来的几缕青丝看上去,便是蓝忘机那张俊秀的脸,呼吸正绵长均匀,倒真也怪了,他竟也有比蓝忘机提早醒来的时候。外面雨依然细细密密地落,从前夜至黎明,落得个兀自纠缠不清,而那雷声也压抑在云里,混混沌沌听不真切。魏无羡动了动,便感到一只手搭在自己腰上,那手的主人察觉到怀中人动作,下意识地收紧了手,惊得魏无羡慌忙盯着对方的脸看,只见蓝忘机只是蹙了下眉,连睫毛都没抖动着,一颗心便蓦地柔软下来。

片刻后他亦伸了下枕在蓝忘机脑后的手,手里是对方纤长的,冰凉顺软的发丝。魏无羡难得这般安静地细细打量蓝忘机的睡颜,打量他苍白的,轮廓清晰的脸孔,平日里绷紧的线条此刻松缓了,真实到不可思议。于是他心里那点作乱的心思又幽幽地开始转着,瞳仁不老实地四处打量,直到他瞅着蓝忘机衣领口子里,锁骨上方那一到被遮掩的牙印,魏无羡的脸腾地红了。

是他自己咬下去的,魏无羡心里清楚,所以他才会更加羞赧,那抹痕迹明晃晃地提醒着,在前夜他们是怎样地拥吻,怎样喘息,蓝忘机那双琉璃色的瞳孔是怎样深邃地望着他,而他又是怎样湿漉漉地回望着。长夜无眠,长夜有眼,曾经那些暗流涌动的、深浅不一的情绪就这样掩埋着,直至今朝爆发。他们要亲吻,要纠缠,要捧好一颗真心,不要颤抖也不能慌张。他知道那双手是有多平稳,拿剑时,抚琴时,又或者抱住他时,甚至开拓他时。而这样的手会在抚摸他时颤抖,颤抖着从他的蝴蝶骨抚摸至尾骨,小心翼翼又甚是欣喜,蓝忘机会在欣喜中俯下身来,吻下他一身斑驳的印痕。魏无羡会故意说话,会要调笑他,最后却总会哭泣着抓紧他。

手。

手呢,可要抓好了,抓紧了就不要再放开。

你也可曾去过巴山抑或向往蜀地,彼时他们年少,尚且轻狂,尚且无知,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挥手间可前呼后应,亦或投足里衣袂飘然。不要在雨夜点烛呵,会有少年轻笑着用石子敲打你的窗台,那么漫长的夜,挥霍一晚吧,谈情或者说爱,把酒或者言欢,不要在乎朝夕,不要去暗想谁会欠谁的命,谁又为谁挨了纵横的伤疤。总会有来日恨去之,悔去之,十三载春秋悠悠醒转,魄散尔后终将魂归。

醒了?问着,口气依然古井无波。魏无羡的另一只手正不安分地想去碰蓝忘机的脸,被后者抓住了送到唇边碰了碰。魏无羡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眼里是怎般形象,他的脸微红着,眼底尽是慵懒与餍足,让人想起很久之前神采飞扬又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与那个会泫然欲泣着烧红了眼角求饶的青年形象重叠在一起,林林总总刻在蓝忘机心底,皆是他爱的模样。

于是他不禁粲然,坐起身,从地上捞起外褂,想想后搭回了椅子上。就在魏无羡发呆的刹那,蓝忘机回过身,摸摸魏无羡的头发,轻声说,起来了吧。

起来罢,我还有几多暮暮朝朝欲与你共赏,几多风风雨雨,穿林打叶,看花开花落,起起跌跌;等一个绿蚁新醅酒,赌书泼茶;听琴,吹笛,观月,对酌天子笑,熏醉楼台,看月影,那堪影动如水。所有的愁思与苦将被密密匝匝的恋慕取代,更行更远还生。你大可忘却年岁,忘却生老,忘却恨水长东,你只需笑便够了,笑那欢也零星,悲也零星。

End.

我的脑内来过一辆车,而我只写了烟(。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New Year's E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