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ear's Eve

爬墙如风,出没不定

不更新的时候要么是在忙,要么是心情又不好了

【旧剑梅林】老檞树的梦(上)

Fate设定下的HP Paro。私设有,OOC有
无逻辑。卡文了。发一半断自己后路

-
11岁之前的亚瑟还是会对自己的学校产生一点幻想的:最好要有壁炉,点着永不熄灭的火,老师的声音要好听,然后他还想在课桌里悄悄养一只红色蜥蜴。他的妹妹阿尔托莉雅听后一口咬掉了手中的半个冰淇淋球,说哥你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电影。亚瑟忙着整理自己的书架一边说没有,这时一只猫头鹰飞进了他的窗户。

开学那天潘德拉贡一家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那里给亚瑟送行,亚瑟如愿以偿地给自己买了一只红蜥蜴,这会儿它正在行李最上方的铁笼里,睁着眼睛乖巧趴着安静地打量自己的新主人,在亚瑟推着箱子穿过站台的时候姿势都不换一下。在火车浓厚的蒸汽中亚瑟摸到车门一脚踩了上去,然后立马和一个高个子男人撞了个满怀,男人一边摸着自己的肋骨一边嘟囔:“哎哟小少爷,走路当心些,我这把老骨头可不经撞。”

亚瑟抬头看,虽然说话的人有一头白色的长头发,但是却出奇的年轻,瞳色是没见过的深紫色,穿着墨绿色的巫师袍。对方在他抬脸之后挑起一边眉毛勾起了嘴角,说:“又是一个潘德拉贡?”

-
分院帽在亚瑟的“威胁”下将他分进了格兰芬多,他高高兴兴地走过去和自己的新朋友兰斯洛特坐在了同一条长椅上,并且充满期待地打量桌前丰盛的晚餐,正当他想偷偷从桌上拿一个南瓜饼的时候,从餐盘中间竖起了一对白色挑紫的尖耳朵,亚瑟手一抖差点把胳膊肘打到兰斯洛特脸上。然后那对尖耳朵立起来,一只像猫像松鼠又像兔子的奇怪生物冒了出来。白色的小兽跳上亚瑟的肩膀,毛茸茸的尾巴扫得他想打喷嚏,然后它跳下去踩着步子头也不回地往教师席那边去了。亚瑟看着它动作熟稔地扒着校长的袍子爬了上去,灵巧跨过大大小小的餐盘,然后跳起来……一脚踹在刚刚站台上那个白发男人脸上。亚瑟扭头问兰斯洛特:“你知道那是谁吗?”

“最左边那个?斯莱特林学院的校长,梅林,教黑魔法防御课。”负责任的学长贝狄威尔解释说,“正在打他的是芙芙,其物种据说是猫。”

应该是猫,看起来就像主子。

“他说我‘又是一个潘德拉贡’。”亚瑟回忆着梅林那个一脸仿佛吃了一整盒比比多味豆的复杂表情,说。

“别管他。”贝狄威尔耐心地解释,“梅林虽说是斯莱特林的校长,但是对待学生并不会像狮蛇两院关系这样坏,只不过他非常不正经——非常、不正经。习惯了就好。”

梅林?是那个传说故事中的大魔法师梅林吗?兰斯洛特问。

贝狄威尔转头看向他,笑得极其诡异:没错,就是那个梅林。

-
第一天上黑魔法防御课的时候他充分感受了什么是“不正经”。梅林在告诉他们拿魔杖的姿势和咒语,并勉为其难地做了示范之后,便躺在椅子上开始打瞌睡。新生们面面相觑,这时芙芙钻出来,趾高气扬地蹲在讲台上望着众人。起初亚瑟根本没看懂这是个什么操作,直到三年级一次学习咒立停的时候,一位赫奇帕奇的咒语发生了意外,芙芙以惊人的速度窜出来,一口将空中乱飞的魔法光球吞了下去,再一脚踹醒梅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让人只想拍手叫绝,亚瑟的反应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梅林醒来云淡风轻地收拾现场,并笑着对芙芙说:“谢谢啦,凯西——”被芙芙一口咬住了要往它脸上戳的手。

其实亚瑟很擅长黑魔法防御学,比起他惨不忍睹的魔药学,他宁可呆在公共教室里和芙芙大眼瞪小眼,即使多数时候梅林窝在椅子里睡得昏天地暗。梅林显然看重他这个特长,时不时叫亚瑟去他办公室,说是帮他疑难解答,实则叫他帮自己打杂。亚瑟说你为什么自己不做?你明明用大把的时间来睡觉也不愿上课。梅林叹了口气,很认真地盯着他说,我是半梦魇,睡觉就相当于你们人类吃饭懂吗?

不懂。那你晚上呢?

在你们的梦里活动啊。梅林笑盈盈地。亚瑟盯着他那张快要开出花来的脸,感觉自己都快被说服了。好吧,他说,但我不白给你打杂。

我……那我给你变花儿好不好?梅林重新咧开笑。

之后一个月亚瑟没再去梅林办公室,连带着芙芙一起。

-
平安夜晚上,亚瑟坐在公共休息室靠近壁炉的椅子上和魔药学论文大战三百回合,一头灿金色的头发被他硬生生抓下来几撮,芙芙见状跑到离他几排远的椅子上趴着摇尾巴,他的蜥蜴,趴在壁炉上望着他,很显然没有和芙芙类似的担忧。这会儿亚瑟格外想念崔斯坦,比他低一级的拉文克劳学弟精通魔药学和草药学,虽然平时老和贝狄威尔因为三观上的问题而争论不休,但是比起他现在抓耳挠腮也想不出的最后两英寸论文,崔斯坦能一口气洋洋洒洒十三英寸(“这个数字真不吉利,让我再写几英寸吧。”“不,朋友你不能再写了,再写我们就没法抄了。”),然而这会儿崔斯坦想必已经到了霍格莫德。

真想去德文斯和班斯商店,亚瑟沮丧地想。我讨厌OLE。他敲棺定论,盯着窗外越发铺天盖地的大雪,突然间疲倦感像潮水那样涌上来淹没了他。当他再睁眼的时候,入眼是一望无际的花海,阿瓦隆耸立在很远的地方。困倦袭来的刹那他就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毫不客气地躺了下来,搅起大捧的花瓣来。梅林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以一种亲近且暧昧的姿势侧躺在他身边,一边问他“你怎么不去霍格莫德?”一边往他脸上撒花。亚瑟以无端幽怨的口气回答他:要不是你叫我给你搬上课要用的神奇动物,我会欠魔药学论文导致现在来赶吗?今天可是平安夜啊老师!

言下之意是老师你怎么那么闲不不不你闲也不要找我快放我回去我要和魔药学论文相爱这个晚上。

而梅林显然没理解到,继续自顾自地说,可是老师我哪有你们年轻人这么有活力呢?你看我搬不动那么多箱子啊。

得了吧,漂浮咒不用,你就是想坑我。亚瑟默默翻白眼。他看着旁边在梦境里从来不穿巫师袍、只穿一件黑色高领无袖打底衣的梅林,对方身上和手臂上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说他搬不动东西亚瑟是不信的。

梅林这人是不能全信的,这是亚瑟跟在梅林身边学了这么几年悟得的道理。就像一年级的时候他以为梅林是媚娃混血,结果梅林告诉他,自己是梦魇和人类的后代,亚瑟才不信这种仿佛睡前故事的话,结果这点上梅林没骗他;梅林说他晚上在人类梦中忙活,所以只能白天补觉,这倒是骗亚瑟的,他只是纯粹的作息颠倒,至于梅林大晚上在图书馆干嘛,天知道。亚瑟曾问过梅林为什么他看见自己的时候第一句就是“又是一个潘德拉贡”?梅林佯怒对他说:我教过你的爷爷和你的爸爸,现在还要教你,你说我倒霉不倒霉?亚瑟对此不置可否。这之间的真假关系,鬼知道。

大概是亚瑟透露出的不信任太过真挚,梅林立马表示辛苦你了辛苦你了,我送你一打家养小精灵款袜子作为圣诞礼物吧,怎么样开心了吗开心了吧。

亚瑟脸上写满了“求求你别”和“至少没往年扯淡要不就认了吧”两种心理活动。在他潜意识里,对方真心要送自己礼物了说不定巫师界都要毁灭了。

-
梅林有两大乐趣,睡觉和拿亚瑟取乐,后者与教导亚瑟并不冲突,并在必要时刻,睡觉可以为取乐让步。亚瑟小点时候有一年平安夜梅林偷偷把他带出去教他变花的戏法,在圣诞钟声响起的时候梅林在亚瑟头顶上变了丛榭寄生,然后故意笑道:你是不是该吻我了?

老师,我是男孩。那会儿亚瑟不疑有他满脸真诚。

你这傻孩子玩笑都不会开吗?梅林笑骂他,却原地转身,变化成了女人样来。梦魇是天生的易容马格斯。察觉到亚瑟惊讶的目光,他解释说,并蹲下来与亚瑟视线齐平。女性模样的梅林眼角上挑,颧骨反而高些,脸廓线条倒是柔和了许多。这是亚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他的老师,他发现梅林的瞳孔是呈竖针状的,才恍然意识到梅林可能真的不是纯血的人类。老师,他犹犹豫豫地开口,梅林倒是挺不犹豫地凑过去干脆利落地碰了碰亚瑟的嘴唇,亚瑟感到梅林的眼睫毛划过自己的脸颊,两鬓蓬起来的白发扫得他脖子发痒。

圣诞快乐。梅林居高临下地对他说,顺带揉乱了亚瑟的一头金发。罕有地、也是唯一一次,亚瑟从梅林的表情里读出些许嘲讽的意味来。然后梅林手一挥,把还在愣神的亚瑟幻影移形回了宿舍中,亚瑟只来得及看到女性的老师连手指甲都是和眼睛一样的深紫色。以至于后来两天他路过魁地奇场地被游走球追着赶,最后被打进了湖中的事,都不算什么了。虽然过后没什么影响,但也把他折腾得不轻。而当他打着喷嚏带着感冒推开梅林办公室的时候,才听自己学院的校长说那一个星期梅林有急事不得不离校一趟。

-
老师你又想拿我取乐。亚瑟认真地看着梅林的眼睛,就这么说了出来。

怎么会呢。

要准备礼物的话,好歹认真一些啊,老师。

那我给你送花儿?你想要什么花?梅林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像只教变形术的老师养的白猫。

亚瑟看着他不为所动,显然对这类笑话已经习以为常。他严肃地想了想,一字一顿地看着梅林的眼睛说,老师,我给你做个示范。

梅林注视着他,亚瑟一只手捧上他的脸,摸着那一小块鬓发,然后吻了过去。梅林眼皮都没眨一下,眼神镇定得近乎冷漠或者出神。亚瑟缓慢地碾过他的嘴唇,伸出舌尖试探性地去感受他的唇线,尔后一点点地挤进唇缝去舔他的齿列和上颚,认真得像只刚学习吃东西的狮子幼崽,幼崽这会儿刚刚有老师高,边亲边往梅林身上爬,倒是爪子不太安分,亚瑟的双手捧住梅林,缓缓地收紧手臂将他圈住,指尖下意识地在他发丝根部和脖颈处流连。当亚瑟碰到梅林的耳朵的时候,终于明显感到梅林抖动了一下,让他忍不住多摸了几下,尖的,不是人类耳朵的形状。亚瑟得寸进尺地扒开梅林脸颊旁边的头发,摸到后者的耳垂处居然还挂了类似羽毛一样的装饰品,他感到梅林呼吸瞬间加重的同时把自己给推开了,而他的舌尖还勾着梅林的上嘴唇。亚瑟无辜地眨自己的绿眼睛,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说,老师,圣诞快乐。梅林眯着眼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用一种看起来脊背发冷的笑容和漫天的花海共同消失了。

亚瑟猛地一仰头,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他已经回到了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当中,芙芙已经不见了,红蜥蜴在壁炉上睡得正熟,窗外钟楼的时间已经过了平安夜,现在已是圣诞当天。他低头,看到自己写论文的牛皮纸上放着一支紫色的紫罗兰,至于谁放的不言而喻。亚瑟拿起它,花茎明显是刚摘下的痕迹,他碰着花瓣,后知后觉地微笑起来。

评论

© New Year's E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