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ear's Eve

爬墙如风,杂食似猪,社障社恐

出没不定,更新随缘

昨天这时候,我在疯狂地舔贾法尔,满口『他那么可爱那么好你看他雀斑多可爱我爱他一辈子!!!』
现在,我摹了一整页卖药郎,就恨不得绕着校园高喊『卖药郎那么好他那么苏我是他的天平!!!!』

评论 ( 6 )
热度 ( 4 )

© New Year's E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