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ear's Eve

爬墙如风,杂食似猪,出没不定

不更新的时候要么是在忙,要么是心情又不好了

【梅罗】Si je te promets

摸鱼,这坑我大概不填了,就这样发了吧。
CP梅林×罗曼,以及其他一点夹带私货。

在2016那个末尾的晚上,罗玛尼正瘫在床上摆弄手机。房间里暖气开得足,他在床上翻来滚去,散了头发,发尾乱糟糟地散开来,小股地搅在一起。摆弄过后他又觉得无味,于是想起几天前下的单机游戏,坐起来打开了电脑。

客厅外,他的室友不止在狂欢,而且还带了朋友狂欢,隔着门他都能听到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豪迈的笑声(他暗自庆幸了一下这伙人好歹良心没有扯上唐泰斯那家伙)。他把打游戏的bgm换成了林肯并且戴上了耳机,对门外的行为见怪不怪。

梅林破门而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罗曼正拿着手柄带着耳机打到兴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粉毛。芙芙——梅林出场自带、来历成迷的松鼠,习惯性地往罗曼怀里跳,吓得罗曼手一抖将手柄滑了出去,正逢boss开大把他所操纵的角色给蹭死了。他扯下耳机,怒目向梅林:“我、没、存、档——”

被盯的人自认理亏,在罗玛尼开骂前递上塑料袋,不要脸地笑着说:“我带了你喜欢的蛋糕,草莓的。”另外一个顺手扯着芙芙的尾巴把松鼠拖回了身边。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我可以帮你打。”

罗曼在两者之间权衡了一下,忍住了没发作下去。

“出来一起?”梅林指指客厅问道。

罗曼盯着他和客厅里乱成一团的三人组,默默接过梅林手里的袋子去了客厅沙发背后的天台,划开手机屏幕熟练地打开某个邮箱地址。

站在梅林身旁的亚瑟以近乎目瞪口呆的表情对梅林说,你们就这样交谈?得到梅林温温和和地笑,可不嘛,你看我说了罗玛尼这人可好打发了。

亚瑟心想这大概不是罗曼的问题。他移动了目光,正好对上了芙芙的,从一只松鼠的目光里他读出了同样的感想来。好吧,他对自己说,亚瑟,你知道梅林是个怎样的人,你该料到的。

然后他就被梅林扯进了客厅里三人组之中。“这是亚瑟,”梅林对着三人说,“你们应该听说过。”在三人惊讶中奥兹曼迪亚斯最先反应过来,拍了拍亚瑟的肩膀,悄悄对他说:“你没被梅林骗吧?”而吉尔伽美什更加直接,扯着梅林就开问:“你又支使你学弟去帮你做事了吗杂修!”(梅林听后非常伤心地表示你们居然都不信任我,你们还算是我朋友吗?)至于恩奇都,他抓着纸牌并给了梅林一个怜悯至极的眼神,吉尔伽美什看到后立马做了一个“不愧是我的友人”的手势。

梅林:嘤!

于是亚瑟·潘德拉贡就这样被这群散发着基佬气息的家伙们扯着坐下了,他们重新洗牌,又开了几瓶啤酒,期间梅林掏出手机回复了一阵子的信息,一边打字一边笑得极度不怀好意。吉尔伽美什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后,转过头去以同样的笑容问罗曼:“杂修,你不加入我们吗?”

“噢得了吧,”罗曼回答,对于室友的奇怪口癖习以为常,“你知道我不擅长你们的玩法。”

这时梅林满意地放下了手机。

“放心吧罗玛尼,我会给你送啤酒的。”梅林说,语气听起来相当愉悦。芙芙看了看他,抓着他的头发滑了下去,跃过沙发,再次跳进了罗曼怀里。罗曼摸了摸它的头,喂了它一口蛋糕。

打牌的五个人吵吵嚷嚷到了半夜,而罗曼早就靠着墙戴上耳机打起了瞌睡。松鼠抱起来暖烘烘的,一尾巴蓬松的毛是唯一一点像它主人(头发)的地方。游戏玩久了也会无聊,罗曼就这样以拿着手机的姿势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芙芙小幅度摇着尾巴,也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梅林在赢牌下场的时候大发慈悲地给罗玛尼披上了他的外套,他在心里盘算着,下次用什么理由蹭罗曼的这次人情。然而直到他们的牌场结束,梅林也没给罗曼递去啤酒,正如罗曼所说,不列颠人的戏言不可信。

他和恩奇都把吉尔伽美什扛回了后者自己的房间,和吉尔伽美什睡得一样难看的是在沙发上摆成大字的奥兹曼迪亚斯,亚瑟坐在另一侧,一边脸涂着输牌的痕迹。男孩,尤其是男孩们,总有他们的冲动以及野性,看着恩奇都进了吉尔伽美什房间的梅林那样想。尔后他用眼光询问亚瑟,后者表示,谢谢,沙发就好,我要用一下洗手间,请你离我远点。好吧,梅林耸耸肩,你不信任我,可是柜子里有毛毯。

比较来去,还是罗玛尼好。当然啦,罗曼这人心软,聪慧流淌在他的血液里,那是他的种族所带的天赋,他恰好是那个种族里最迟钝的一种。梅林走到他跟前,从他手中抽出了芙芙,蹲下身缓慢而耐心地将罗曼摇醒:“罗玛尼?罗玛尼阿基曼,去床上睡。”在芙芙充满抗议的声音中罗曼醒过来,表情不是很友好。

又生气啦?我可是怕你着凉。梅林伸手戳了戳罗曼被压红的脸颊。后者瞟了他一眼,眼看着又要睡过去。梅林索性抓起罗曼的一只手将他扛起来,带着他走到房间去。可怜罗曼一路颠簸,眼前黑一块花一块,梦境和现实更迭交替,终于将他唤醒。我自己走,他说,试图从梅林身上离开,梅林罕有听话地松开手,他正疑惑,陡然天旋地转,背后是一片柔软,想来从客厅到房间也没多远。

谢了。他含含糊糊地嘟囔着闭眼,柔软的感觉不断包围他,他在下沉中上浮。2016的钟声早已响过,他听见仿佛有人在他耳边说,新年快乐,在我的世界里你会一直平安。然后一只手抚上他的额头拨弄了一下纷乱的发丝,继续说着,在这里你不会再受千里眼的负重。

【Not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87 )

© New Year's Eve | Powered by LOFTER